我会继续走下去吧。

真是累呢。
今天晚上给学生讲了种群,讲最后一个问题之后,满心期待地拿了今年的题目给他们做,本以为该是完美收官,不曾想全部都选错了。内心五味杂陈。
我在想许多所谓经验老道的教师,是不是得接受许许多多次自己传授知识的失败,然后变得不为所动,把自己的解释力差劲推给学生的理解能力,这真是贼不要脸的。所以我不能这么做。
那既然我不能这么做。我就应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这让我很难过,我甚至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讲课乱得如麻,但几番镇定以后,还是选择别这么质疑自己。把想表达的用简练和易彻底消化的语言表达出来,真的考验脑力。临场表达能力大概变得越来越不风趣了,但也不失为一种锻炼。但我确实不想把这事儿定义为一种对我个人的锻炼,因为即使并不是要成为一名正式老师,但就我而言,哪怕明天就结课了,我且做着这事儿,我还是希望能把它做到最好,我是真的真的希望我能把最好的状态呈现给这些娃娃们,至少能对得起他们花的钱,更要对得起他们只有一次的准高三暑假。我一直相信自己的解释力,至少是在这个已经几乎成熟的框架下,我不应该有失败的教学结果。
而现在因为一个班,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
有点疲惫是真的。
害怕其他科也是真的,因为难以同时专心于好多科,这是一直以来的通病。
但又不能急功近利,不能对自己不负责任,也不能对学生不负责任。
那就深呼吸吧。要相信自己呢。哪怕哪儿不够好,大不了重新讲一次,又不是无底洞,一定会好起来的!
——————分隔的小线条———–
我会继续走下去。
走哪里去呢。
如果说就自己一个人的日子,那到底是没有什么方向的。
确实的,我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人,不喜欢谁缠着我,也不喜欢缠着别人。我估计我对伴侣在追求的过程中总会是会我首先对其产生厌倦。
当然了,这是一个暧昧且不敢确定的说法。
偏题了。
刚说呢,我说我是各喜欢孤独的人,但又得说了,我确又不能是个仅一个人刚柔地活着的人。
如若没有牵挂着什么人,对什么人抱有幻想,我便会觉得日子简直索然无味,无味到不如用清水煮了上万年后的白木耳,不如咀嚼少了唾液淀粉酶后的淀粉。无味但缺不饥,大概就是如此。
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超级超级厉害,这样就可以超级超级勇敢,勇敢到只需要用一个超级就能表达出超级超级的意思。
超级厉害的人,大概就算个超人了。
慢慢随着自己的老化(诚然,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觉得好笑,不知道老来如能看到这里是不是也会觉得好笑),对成为世界的超人这事儿的热情逐渐在消失,反正世界也不依赖我拯救。
我愈发想要成为一名小超人,不必拯救世界,而能百分百保护和超级超级优待自己喜欢的人。
如果没有那么厉害,至少我还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能和喜欢的朋友一起去旅游,一起在灯火的城市里讨论前一天的碌碌和清闲,下一天的有趣和无聊,不必担心受怕,不必怀揣盘算。
当我觉得我走不下去的时候,想想这些。我会继续走下去吧。
走哪里去呢。
呐。走去清风里,把清风洗干净,晾晒在深海里。
晚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