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想睡迟一点。

如果没有一个让你期待的人了,这日子就过得艰难起来了。
把期待划分成许多份,偷偷在心里分发出去。偷偷喜欢一个人,偷偷欣赏一个人,偷偷关注一个人,这些期待都偷偷地被寄托在别的家伙身上了。
唯独当它们接二连三地落空,收回到自己囊中的时候,空落落的。
各种期待还在上面盘绕着,底下被寄于期待的人却没了。
像篝火晚会的歌声还没停下,火苗还烧得正旺,连盘中餐都热乎着,转圈跳舞的人就突然全没了。
于是只能咬紧牙关,或者一闭眼,在心里把那些活生生的各种温度的期待全部拧断了,一睁眼感觉心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呀,哎都是些暖乎乎的残渣,可不舒服。

天哪。再赐给我一只球球仙吧。这样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和球球仙谈恋爱了。

和自己恋爱才是最安全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