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0

今年的确是越来越不被人认可了。

我一度陷入了我是不是有问题这一个问题中去。

忽略了其实我从小到大都有问题。

其实这样想来也就不奇怪了,以前不被认可的是思维与爱好,现在不被认可的是做人。

当然,从我个人的思维观去看我这个人,也是有问题的——我所说的,清清楚楚,是我做人有问题。

但我。做人应该不算很坏,至少我不希望很坏。但是我确确实实被喜欢过我的人破口大骂过,甚至用此人恶毒来评价。

人活越久感觉很多事情越发奇怪。

会不再为热情而欣喜,不再为关怀而温暖。因为似乎随着世俗的历程,所有的这一切之原因都被自动归纳进了其性格中去。或者进一步说是所谓的情商中去。

尽管我看起来就是个傻逼,可我生命中形形色色者绝不少,不同的情商与不同的智商,琳琅满目。他们有的印象模糊,有的时常在梦中,有的想到悲伤地摇摇头,有的一辈子也看不见了。

诚然,在我世故不及他们时,我经历过他们的情商,也为此改变了带来一些温暖而欣喜,一些冷漠与伤心——我绝不否认这欣喜与温暖与冷漠与伤心的真实性,无论源何。

 

而我。偏偏是经历过不信情商的真情实意。偏偏是不愿再在应门之客找寻新鲜。

何苦为自己找些充门面的朋友,可笑而可悲,可自然看起来这种行为可喜而可贺。

偏偏是靠自己活着。身边甚而会空无一人。伴着别人的不认可而活着也是某种程度上失败吧,不过如果为此改变,迷迷糊糊信愚智,那也是一种被自己看不起的失败吧。

 

可已然偏了写此文的初衷。头也昏昏,好在不算完全残文。

睡觉兮。

晚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