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1月

呀呀呀呀呀呀

那,还是没人会理解,不想去追她,甚而不需要认识,但心里明白这一切没有错,一切都将如此,这个结局自然是如此,悲伤也自然,毫无突兀。这种固执没有错。

不过呢。谢谢了。至少我不后悔。虽然陌生,但是还是感谢一次又一次带来的感动。
即便你,全然不知。

 

很爱很爱你 所以愿意 舍得让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 只有让你 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

算了吧。说好的看着她好就好。别变了初衷,算了吧。以前也如此这般的猜测过,现在知道了反倒无法自已。算了咯。反正一直是陌生人,我也没必要悲伤才对啊。
算了咯,球仙难得喜欢一个人这么久,也足够咯。以后的以后,可能还会见到,只不过再不可能那么坦诚的状态。
足够了啦。
眼泪也给了,足够了啦。

因为你没有目标,才要飞的更高,不然只能想到死了。
可能飞的够高,就能够忘掉。

终于能勇敢的感觉所有的目标和信念全部土崩瓦解溃散开来。尽管我预知这种不牢固的风景绝对有一天会轻易就倒塌,但是不曾预料倒塌时却如此的难以自控。这个世界如此不公平的要求你去努力,因为不甘,而不是所谓信念了。一直期许着这个世界能够偷偷的藏起来一点心思的去处,好像也没处安放了。如此如此的能够明白而且清晰的面对没有信念的时候,却又能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强了。每个人在对方看起来都渺小,弱智的,不足一提。但终究每个人该面对的终还是如同天平不会倾倒般,如初,新生。这之间的曲折也只是暂时,可能有些人一辈子也不会大胆的去接受自己的生命。就像没活过一样,而此时我正如死在生活着的世界里一般,仿佛漂浮着又仿佛追晰着生的光点。

第一学期的种种。

在班里的人名字都还叫不来的弱智状态下,我迎来了本学期学时意义上的最后一个下午。在此,谨代表xx一中无法代表学生的学生代表球某某仙,祝各位改卷老师睁眼看世界,闭眼改试卷。
同时,本年度我校本一线落榜率荣上40%,没考上大学的学生成功被我们忽略了,我们成功进化成了一个一级达标校,我们的文学社写的东西只需要从头到尾一种观点,举例证明材料中的提示就能以议论文的头衔登场,何等的不容易。我们的学生写的应试作文靠郭敬明笔锋来让你看不出这是一个肤浅的观点,何等的苦心。我们的成绩全部都不是吹出来的,我们的学生都不是生出来的,我们全部不是活下来的。我们可以培养很多好学生,却培养不出一个学习者。我们可以教你这是对的,却不会教你为什么那是错的。我们已经相信学校真的是学习的圣地,所以我们就是圣经。其实我们只是神经。我们不会教错,只是学生学不会罢了。我们没有做错,只是也没做对罢了。
我们不是把养学生当成养狗,我们只是教他们怎么做一只合格的人类。

我也很反感我说这些话。因为我太不够努力所以没资格说,但是我们可能有必要反思。

未来还是你的,把你分给我就好。
不知道上面那句话我为嘛会说。先听听歌,咦,豆瓣独立音乐这分享机制好鸡肋,手机懒操作就不分享音乐了。

我已经做好门门挂科的准备,不然过年哪来的红灯。
挂科作为传统习俗,而我作为一名传统的球,弘扬文化义不容辞。
反正呢我现在懒到拒绝作弊,考多考少也更好。

还是那句话,学好数理化,社会主义现代化。学好政史地,你别开玩笑了。

我写完这货就背书。

不知道我写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醒着的。估计我还没睡着。

请对一个高中生进行受力分析。梦想的正压力+高考的负压力。

请对一个球仙进行受力分析。来自地面的支持力,你对我的支持力,我飞起来又摔死掉的加速度让成绩心机能人去算吧。

我很开心的是我一学期真的没和别人吵,就如此看来我出落得更加沉稳了。(…不要说我胡说,你就假装这是真话hhhh)

我们又不是超脱世俗不顾世故的圣人,我也悲悲喜喜,也爱恨爱恨,也傻丑傻丑,也冷暖冷暖。
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没有多少人真的刻意去害我们。
既然说只能相伴一段那些一段给彼此留下最好的回忆就好。能不吵我何苦去吵,能不恨我何苦去恨。

没有什么友谊走到了尽头,我这样说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有时候这些感情在现在看来不在了,但却绝不会后悔。你要相信这些感情留在了从前的那段时间,它们留下自然有它们的原因,我们祝福便是。冥冥中缘深缘浅,我们都要感谢陪伴过我们的人。

我们也许早已不是熟知对方的人,保持陌生吧,这样是不愧对那些曾经我们依恋的无法忘却的感情,是它们该有的出路。

向前走,向后看,你所痛恨的球仙在曾经也许真心相对过,那么留下曾经的那个快照就好。

日复一日。我有自己平凡的小日子,你可以不爱我,但请不要恨我,你可以恨我,但请不要太恨我。

既然互相离开了,就不用各自诋毁了吧。既然你不喜欢我,就不用旁加猜测了吧。

既然我单身。就不用你担心我会不会分手了吧。
不过我有病,你还是担心一下我有没有药了吧。

一月你好。

晚上好,好久不见。

忽然一梦赤壁赋,对酒当吟元素歌。
莫问人生若几何,只叹追晰细胞核。
欲随风去太行山,又怎奈何摩擦力。
社会主义价值观,难解三元二次方。
之乎者也本我性,不怨成绩不怪命。

反正我这样说估计又会觉得自己在找借口,不过这大抵要算真话——我在尝试这路,很容易摔死,但不能太小心,每个人都有自身的发愤图强,当功利成为唯一的评判标准,那就必须百分百坚决。若失败了百分百后悔也是因为百分百在为现在考虑,否则也不会。

有的人活着,硬说自己死了,有的人死了,硬说自己没死。有的人连文章都没看,硬说自己看懂了。有的人文章都看几遍了,硬说自己没读过。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