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10月

2015.10.30

我着实喜欢这样的雨后清晨,不是湿漉漉的,而是阴凉的——阴的天色,凉的天气——又不至于灰暗而落寞,又不至于寒冷而扰人。
开帘会说,哝,下过雨了。
开窗会笑。

薄荷在晨里开了花,又吹散在冰凉的风中。

其实,恍然有一种时光倒退的感觉。
唔。感觉罢了。

我猜夜里那场雨必定是冷的,无妨不知花落多少,至少我是咳得快死醒过来的。
醒来心情却好,不由得想提笔,却怕不逢文字,于是偷写短博一篇,匆忙逃走。

早。

2015.10.24

似乎又是陷入一个自我诊断的时期。就此时而言,不需要对我投注太多期待与幻想——我所说的此时,即是前后一两月之久。

前几日说是要写点东西了,而其实又是没写的。这期间绝不是凭没灵感即推脱的,绝不是如此的。

我争吵着想说明白什么,还是以暂时安静为状态吧。

或许十天,或许二十天。
像是一个自我毁灭后的自燃,只是还在等待火光。

那既然你什么也没看懂,我也什么也没说清。

那倒不如来分享一段文字。
她的眼睛同灯光重叠的那一瞬间,就像在夕阳的余晖里飞舞的夜光虫,妖艳而美丽。from<雪国>。

好美。

我说的是文字,还有我想到的画面,还有

“ ”此处留了一段长长的内心独白。

2015.10.21凌晨

发现在do新政策下屯号留着大学用已经是不可能了。
好在目前账户里还剩60刀,足以安安稳稳维持一年。

独立搭建的确是有成本的。一年以后呢。总之不会干把博客搭在平台上这种事…。

也不要合租。

嗯…。

没错就是来记记这一晚上做的事的。

晚安。

2015.10.11凌晨。

今天我想谈谈友谊之类的。

我想说的,它们卡在我喉咙下方。于是乎,欲至嘴边欲还休。

我选择还休。

 

 

睡着了就放下,醒来了就握紧。

 

 

打了很多字,有近况,有旧事。

删了很多字,有慌乱,有等待。

 

晚安。

2015.10.8

take it easy.

咋一考试就头疼呢。

考个语文脑子里除了趴着想哎呀头好疼,剩下的都是歌词了。

考场的钟走慢了五分钟,直接导致我失策作文都没写完…。说实话那一声考试结束也是喊的我醉生梦死。

哇好久没挂科了,来记录一下表示我的难过…与激动。

猜测的到那些亲爱的老师会指着卷子对我说。你看,看你平常那逼样,这次不及格了吧。呵,还敢不写作业,还敢上语文课睡觉。呵,还敢长这么丑……

哎呀呀。不够上进。这样可不行。

 

我究竟在这里该把话说到什么程度呢。

 

很久没在日记本上写东西了。

也很久没来博客写东西了。

为什么呢。

不知道。睡吧。

为什么学差了呢。

真不知道。睡吧。

 

我知道你有点失望。没准。我也是呢。

等过几日。是该写一篇博客了。

 

头疼要睡觉。不睡觉还疼。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