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11月

2015.11.23

上一篇博文看得我自己都压抑。负能量的话在那种不清楚的头脑状况自然很憋屈地以一种负能量的形式表达出来。

赶快写一篇新的冲洗一下首页。

上周在数学课上写了一首诗。
初中最喜欢在数学课上写东西了。写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多,不过它们似乎都不见了。这的的确确对我打击很大。若说没有一种徒劳的感觉,那是骗人。

也不再那么有热情执笔。
不过终究还是会喜欢写东西。感觉那个影子有时候还残存,在很少很少的时候。

把上周写的几行诗发上来吧。水准着实不高,也无意润色了。
唔。我怎么这么啰嗦。

以下是诗文。

作者:球仙。

你经历得并不多,
但并非积累才能昭显生命,
它可以沉淀。
那看似不多的不多,
可以变成漫天的星火,
带着火星的星火。

带着火星的星火,
去了天空。
融化了黑色的湖,
天空像出锅的麦芽糖,
天的那边把黑色抱成一团,
炽热的水滴状,
摇晃晃地,
要滴下来了。

别问我想表达什么。正和物理题一样,答案是没有什么卵用的,有卵用的是思路。

晚安。

2015.11.20

今年的确是越来越不被人认可了。

我一度陷入了我是不是有问题这一个问题中去。

忽略了其实我从小到大都有问题。

其实这样想来也就不奇怪了,以前不被认可的是思维与爱好,现在不被认可的是做人。

当然,从我个人的思维观去看我这个人,也是有问题的——我所说的,清清楚楚,是我做人有问题。

但我。做人应该不算很坏,至少我不希望很坏。但是我确确实实被喜欢过我的人破口大骂过,甚至用此人恶毒来评价。

人活越久感觉很多事情越发奇怪。

会不再为热情而欣喜,不再为关怀而温暖。因为似乎随着世俗的历程,所有的这一切之原因都被自动归纳进了其性格中去。或者进一步说是所谓的情商中去。

尽管我看起来就是个傻逼,可我生命中形形色色者绝不少,不同的情商与不同的智商,琳琅满目。他们有的印象模糊,有的时常在梦中,有的想到悲伤地摇摇头,有的一辈子也看不见了。

诚然,在我世故不及他们时,我经历过他们的情商,也为此改变了带来一些温暖而欣喜,一些冷漠与伤心——我绝不否认这欣喜与温暖与冷漠与伤心的真实性,无论源何。

 

而我。偏偏是经历过不信情商的真情实意。偏偏是不愿再在应门之客找寻新鲜。

何苦为自己找些充门面的朋友,可笑而可悲,可自然看起来这种行为可喜而可贺。

偏偏是靠自己活着。身边甚而会空无一人。伴着别人的不认可而活着也是某种程度上失败吧,不过如果为此改变,迷迷糊糊信愚智,那也是一种被自己看不起的失败吧。

 

可已然偏了写此文的初衷。头也昏昏,好在不算完全残文。

睡觉兮。

晚安。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

我开始理解他们的离开。一切并不如几年前我所认为的那样,而我如今所感或许正如几年前那日他们一样。

一个庞大的帝国轰然倒塌,领头人说我们向前走吧,然后把手头的旧事雪藏。

跟随的人自然难过,迷茫地站在陌生的新土地,发现原来那些构造出的美好都可以轻易被放弃。他们不愿意打破这个台面上的新土地的和谐,他们苦笑着选择了离开。我是那片新土地上的来访者,或许和他们一样扎根——他们在旧的帝国,而我在这片土地。

我得知他们曾经是常客,纳闷为何离开,感叹现实催人忘情。

直至今日,这片土地也已经轰然倒塌,这个帝国会不会有新的建树我不得而知。

来日如果又是一片空旷的新场子,我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苦笑着离开。我也不得而知。

我难过,我明白原来当初的他们不是忘旧情。离开新土壤,是他们留念旧时辉煌,是对那片曾经枝繁叶茂的土地的敬重,已然回不去,亦不在假装复苏却已然不是的新地点停留。

他们不曾选择那片新的土地,是因为他们没有离开那片属于他们的土地。而让人悲伤的,那片土壤早已种满了他们的记忆,却已然荒芜。我知道那已然是只在他们心中昌盛的地方,“我把这种生活留在这片土壤,现在土壤消失了,我宁愿选择放弃这种生活。不苟且是对它最好的尊重。”

正如他们的怀念碑上所说的。

会不会    有一天    时间真的能倒退。
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

希望谨以此,铭记这么多年来的扎根的,今已不复存在的某个论坛。
2006至2011,2011至2015。

我无意用文字渲染悲伤,因为这种感觉读者不会懂,从童年至今,这份经历岂是旁观者感同身受的了的。

一如多年前的我不懂他们。

 

祝你们,我们,远走高飞。

这份感情,互相如果记得,这辈子缘分也不浅了。

来日在何处见到你们呢。

来日在何处见到你们呢。

来日,或许见不到了吧。

互相如果记得。

哪怕不记得。

不也够了吗。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5

2015

2015。

 

2015.11.1晚。

心情比较单纯地好。
这样比较好。

我感觉接下来将有许许多多博文。许许多多句号。
也有许许多多分享。

希望也有许许多多微笑。

那天真的两个孩子,一个叫多多,一个叫许许。

一个坐在天花板,一个坐在暖气管。

一个数星星,瞪着大眼睛欣依而不语。

一个数月亮,瞪着大眼睛欢声而笑语。

多多说,许许。
许许说,多多。

多多说,许许。
许许说,多多。

他们单调与重复,说了很多很多。

后文的但是,被我给删了。
写字的人的好处在于,可以选择温暖不拘。

晚安。

2015.11.1晨

昨晚写了一千来字,我承认是为了疏通自己的。

我只是不明白。

怎么突然之间,这硕大的世界灯火通明,却也只剩自己了。

他们和她们,我心中那炙热的位置,那挚爱的人,不留一声再见就离开了。留下空空空空荡荡荡荡,留下记忆,蘸着甜蜜和忧伤。

算了,头疼,这么矫情做什么,写的还狗屁不通的。

2015.11.1初文字观与一些要说的话

写字的人,对文字的把控要到位。以文风盖文字本身,至多是视觉上的特效罢了,着实不让我喜欢。

我也无意写关于运用文字的长篇大论。但一直如此——不会因为规避而放弃还原思维,哪怕可笑愚笨——那更不应藏藏躲躲。

我本身也常常潦潦敲字——思维或清晰或浑浊时亦或五味杂陈——状态本身就是一种限制——于我而言,绝不敢指望自己逾越状态的限制,故文字亦是如此。

而文字的好处在于,在清晰时尽力把控则尽力将清晰的思想清晰于文字,在浑浊时尽力把控则尽力将浑浊的思想清晰于文字,在五味杂陈时尽力把控则尽力将五味杂陈的思想清晰于文字。

似乎说的有点拗口。思维不全然为抽象——也分具象抽象。文字的本质作用绝不应该是把抽象翻译为具象——尽管时常这样的把控是意外欢喜的有这种效果的,我自认为这一点在以往的文章里时常可以体现——文字的本质作用该是把具象还原为具象,抽象还原为抽象。把控文字的好处应该是在还原的过程中将具象的样貌还原得细微,将抽象的线条还原得通晓脉路。

即是,清晰的思想依然清晰,浑浊的思想依然浑浊,五味杂陈的思想依然浑浊——文字既是一个显示器,把控则像是分辨率。

于是以把控文字的做法还原思维的过程即似一个演绎的过程——这样说不准确,或应该说为整理的过程。而演绎与整理思维(似乎此处用词不甚合心意,也许用抽丝拔线可以直观理解)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调整与引导状态的过程——在过程中思维尽可能得清晰还原(清晰指的是还原度而非思维本身),也能因此而由把控文字的过程——这过程就像一个无数指纹解锁iphone的感觉,将思维从大脑思考这一暂存器中抽出置入输出设备,使思考得以更条理——于是也在这过程中完善和清晰思维——但这绝不是文字的本质作用,其完成更大归功于思维——得以自我修复。此附作用绝对有限,甚而微弱到难以察觉。

而若有此作用的文字——似乎逻辑已经看似混乱了,但其实我是愈发清晰的。若由此作用的文字,绝不是一泻千里的,因为思维得以自我完善,由浑浊到清晰渐变,那么已有的文字亦应该不断得修改得以渐变。而至于最终出落成哪个样子——其实若用心把控与修改,则是尽力接近你写完后的思维状态,一如上文所说,这过程绝对有限甚至微弱到难以察觉,但至少我可以说,为数不少的时刻显得明显。

而若足够理解,自然会发现本文写的逻辑并不混乱——这不是因为我落笔时思维状态清晰,而是借以上文所说的过程,由一段清晰的引线尽力把控与还原思维到文字,尽力理清思维中那个文字观,并在此过程中打磨钝角,不断清晰,还原出这样的一篇文章。

“思维或清晰或浑浊时亦或五味杂陈——状态本身就是一种限制——于我而言,绝不敢指望自己逾越状态的限制,故文字亦是如此。”

我上文这句话还缺后半段。即是,但把控文字的过程总会像改变电压的调控“思考”这一用电器,从而影响到了思维,从而又影响到文字。这是一个看似死循环但其实是逐渐趋近清晰思维的有限过程——只是逐渐趋紧清晰,近多少,只能说有多有少,甚至没有。

为何名为‘初文字观’,因为这么浅的井我还得一边活,一边有意无意地挖下去。

很大一种程度上,这篇文章对你来说是篇废话,但对我不是——就算是也不是。

此时的状态是欲言又止,似乎还有很大一条线没有被抽出来,但混沌的不行,无欲将其诉诸文字。我若依靠文字的附作用妄使其清晰,无异于卵用都没有,还是等待思维自身发展和清晰,一边活,一边有意无意地挖下去。

 

若是卵都没看懂,或者思维已经被我带飞了,甩甩头睡觉去吧。都是我不好。

若是看懂了,我踏马就想追你了。

————————————–

下面是另外要说的一些话,可以算另起一篇了。

“我们本来可以做好朋友的。”

这是一句别人对我说的话,其语气是轻是重,我无从判断,但是这着实是一句让人伤感的话。

近来耳旁不断的出现这句话——它牵着一些清晰或模糊的面容不断的游走着,狂妄得使我感到软弱。

我多想告诉他们,“我们本来可以做好朋友的。”

可怎么可能回得去呢。

那是一片花海里的灿烂。

————————————–

该睡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