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3月

2016.3.02

他拿起笔,想写点什么,想对得起这灵感,想明白些什么,可早已俗透的他,像一只缺水的鸭。

十二点二十四分。
该是睡的时候了。

病的第三天。难得的糊涂,或是难得的清醒。不知怎的,我更相信是清醒一些。

不知如何开始怀念起时光来,也许是花狗给的歌带动着情绪,也许是床上的岁月太漫长,思绪自己开始追忆那些飞快的流年了。

不止一次做梦梦见华夏又开了。

如果一个东西放在心里,把它作亲,给它真心,真的很深刻的。
失去,不是那么好受的,不是那么愿意相信的。

像毕业时候也许你也会明白,像是只是暂时的分别,不知何故,像是很安全的相信很快又能像往常一样,你想起许许多多点滴,许许多多痕迹。
不会觉得失去,像是一觉起来第二天又能一如往常。
不明白,怎么就突然之间,好好的温馨,好好的默契,好好的感觉,全就不见了。

还会想着,下次一定要发帖子和他们好好说说话。
还会想着还要挣点yb,吃点包子。
还会想着那些个放在界面右下角的老版本pw的表情。
好像一切都还有机会,我们还没有走散。

感觉时间那么不真切,不管愿不愿意。

发烧以后就只能一直睡,睡了好久好久好久。在发热发寒的敏感脑子里,做了好长的梦。
分不清时间前进,快慢,黑得干净的海面下落了星星般的别致精美的方糖。

言之不尽。
也只好作罢。

晚安。

他拿起笔,想写点什么,想对得起这灵感,想明白些什么,可早已俗透的他,像一只缺水的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