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5月

2016.5.10

离开有时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没有人会在离开之前拍拍你的肩膀,口吻不无苦涩地说,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几只扑耀的萤火虫应景般在旁编织伤感。

这样的离开太少了。

真正地离开,是不会有仪式的。说不会有仪式,但或多或少,最后一次与离开无关的谈话,往往就成了记忆中那灰戚的场面。

“等我考上大学,一定去找你哦。”

“到时候带你去爬黄山!吃好吃的。”

他们,的确是送我出发的人。

像卖麦芽糖的伯伯流利地用竹棒从锅里拉出一扇华丽的黄色麦芽糖。

然后卖糖人牵着竹棒不断向前走,由锅里拉出的麦芽糖如同长长的卷宗被拉开,越发的长。

不断向前……终于在哪一站,那种华丽的颜色愈发变淡透明,最后只剩星光几点,消失不见。

终于,却不是送你到终点的人。

寥寥几笔,写得轻率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