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5

输入法越用越不习惯了。
给我候选的不合心意的词汇有时候甚至让我有点愤怒。

好你个输入法,终于开始表露你有新欢了是吗,开始贴合别人的手指了对吗?想的大概是很周全的呢,先用不经意的曲解来让我对你产生怀疑,然后顺从地打几个字,再撅着机灵让我一错十行,错字渐欲迷人眼,看不清道不明,有苦难说,有泪难吟,伤心秦汉经行处,全是错别字。
哼。

转念一想,啪啪啪地多打些字,调教调教这磨人的输入法就好了,何苦怄气呢。
还真是无聊呢。

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
因为着实没有领悟些感悟些或者从心底想要表达些什么。
但隐隐约约觉得应该有点想说的。
那现在才十二点十八分。
那就冥想会儿…或许能挥握住什么线索。
阿等等。
好渴。喝点什么吧。果汁还是牛奶呢。还是白水吧。才不是看淡人生呢。是被脸脸带的,懒得离开空调房罢了。

还没起身喝水。终于有想说的话了。
发现自己的“文风”开始变得无趣和无感了。
说话的节奏就不该如此。
想了想原因,大概是各种各类的严肃文学,意向排列,仿韩寒造小四…把我好学的心带的歪歪的。
需要看几本正儿八经的书来规范一下自己。(这话还真容易引起一些微博脾性的小孩子喷呢。)
这个时代和上个时代(噗,我的意思是几年前)有所不同的是偶像越来越去门槛化。
各种各样的心知肚明自己几斤几两的人物都扮演着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光辉女郎。
奇形怪状,光怪陆离。
对不起,我就想得到这么多词了。
反正总之这带来的很多奇奇怪怪的优越感像快递盒经历了日本核辐射一样,凹凸成各式各样,超出了“多元化”的“百家争鸣”的范畴。
一些抱着一个词汇开始大做文章影响青年认知的人,被尊为颠覆。
要颠覆一个词还是容易做到的。
不断牵连自己和那个词,再不断地描述自己。
直接下定义不好做,但先绑上自己,再给自己画画还是很好做的。
的确聪明。
但我不喜欢。

我感受到了读这个时代的小偶像们的书的风险巨大。
这种话给他们粉丝听到应该会嗤之以笑,感到优越感从地平线随着广袤平原极远处的第一个根野草开始燃烧,用一种被美图秀秀处理过的厚火忽腾起来,春风吹不尽,野火燎心身。

阿。
偏楼了。
我要去喝水了。
咦。你看。我变成如此的语言卡顿。
这大概也算一种严肃文学吧。(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