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8月

有时候很想很想留住人。

我压根留不住人,天生的。

我自得承认不是一个不懂得结实别人的人,我认识各色各样的人,但也仅仅是认识而已。
甚至打个照面的功夫,就会被人厌烦,失去新鲜感,被人很自然地标记成,此人于我而言已失去接着熟络下去的动机。

我不知道怎么创造继续熟络下去的动机,我只能抓紧我能看得到得各种场合,尽可能地凸显一下——你看,这还有个人呢,你别忘了,嘿,还有个我呀。
来呀。和我做好朋友呗。
诶,我们是好朋友!我可以给你讲故事的。
你生日吗?嘿嘿,我可以给你送礼物的。
啊,你心情不好呀。我可以安慰你的。
你玩游戏呀,我就凑过去,凑得好近好近的,哈喽~很自然地打照面。
诶呀,我不想走。
和你玩好开心的呢,很少有人会陪我玩,我好喜欢和你们玩。
好喜欢听你们说,hi球球。好像在我不在的时候有人会惦记着我一样,有人会给我留一个位置。
可这些的我显得多无关紧要啊。

我好像很少会被端起来,放在一个正儿八经的地位。
我也希望你们心情不好的时候能想到我。
而不是我看到你深夜一条发给别人看的说说,然后自己很不知趣地过去安慰你。
你还得客套地跟我说声谢谢。
我真的不想。

但我可能没办法让你对我很喜欢。
那我也不要你对我很喜欢。
你不要把我忘记好不好。
哈哈哈好吧。
那如果我做的这么多。
假如
真的,
能够不被忘记那么一下。
我真的就很开心呢。

我一直期待着高考考完,我可以有时间和朋友们把这么多年的心事都一吐为快。
但我发现我未必找得到一个等着我考完的人了。
连自言自语的热情都没有了。

好难过呀。我去玩游戏,我希望认识一些好朋友。
我真的认识了好朋友。
我!!好开心的。
我真的,我对游戏的兴趣并不大,但我感觉好开心。有人愿意陪我玩,愿意跟我说话,愿意和我近距离地开玩笑。
而不是高考。
而不是哪个知识点。
而不是一次分数。
而不是哪个学科。

我多希望我去念大学呀。
直接就这么走了。大把大把的时间,过一个努力一点就也不会太差的生活。
可能我不会再错过更多的人。

但我不甘心啊。
我已经错过了那么那么多的人了。
我多想和他们做朋友啊。这么多年我因为这个放弃了多少人。
我也被多少人放弃了。
我要变得更强,我要给他们最好的庇护。
给别人最真实的依靠才是我这种无趣的人真正被别人所接纳的方法吧。
我不敢相信了。我不敢相信我现在走去大学,我的未来会怎么样。
我害怕得很呐。

哈哈哈。我多想和你们做好朋友呀。

今天晚上和土豆还有龙虾玩狼人杀,想到半年前的声声慢,当年lol的一个小哥哥。
水浒的冬至,步步哥。
还有水银。
这些人如今我都弄丢了吧。

到我发言的时候我突然就哭了。我说我不能讲话,我没法讲话,我没敢说我哭的好难过。
我想到我已经是个复读生了,这我没敢告诉他们。我马上应该把这都给关了,我要去准备明年六月份的高考才是。
我知道我又要弄丢两个新认识的朋友了。
我不想哭,但突然就停不下来了。
我不怕累,真的不怕累。我这几天好开心,不是因为我一直玩,因为我真的很感动,能有人陪我开心。

要复读了。
决定了就去努力吧,努力多久都不够。
突然想到我大前天问晨铭,我问他,复读有什么嘱咐要给我的吗?他跟我说要坚持。
然后半晌又说了一句。
这一年别交朋友。

又是一年。
明年的现在会是什么样呢,会是开心的还是难过的呢。
但不管开心还是难过,在身边的人还会是一样的吗?
我真的不想被忘记。
不想被放弃。

但我又有什么理由不被忘记,不被放弃呢。

有时候很想很想留住人。
可我就像一个夜晚闭眼的村民,走在第一天晚上,说着不被人在意的遗言。

我说了一声拜拜。
他们跟我说了拜拜。

peace.
晚安。

我会继续走下去吧。

真是累呢。
今天晚上给学生讲了种群,讲最后一个问题之后,满心期待地拿了今年的题目给他们做,本以为该是完美收官,不曾想全部都选错了。内心五味杂陈。
我在想许多所谓经验老道的教师,是不是得接受许许多多次自己传授知识的失败,然后变得不为所动,把自己的解释力差劲推给学生的理解能力,这真是贼不要脸的。所以我不能这么做。
那既然我不能这么做。我就应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这让我很难过,我甚至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讲课乱得如麻,但几番镇定以后,还是选择别这么质疑自己。把想表达的用简练和易彻底消化的语言表达出来,真的考验脑力。临场表达能力大概变得越来越不风趣了,但也不失为一种锻炼。但我确实不想把这事儿定义为一种对我个人的锻炼,因为即使并不是要成为一名正式老师,但就我而言,哪怕明天就结课了,我且做着这事儿,我还是希望能把它做到最好,我是真的真的希望我能把最好的状态呈现给这些娃娃们,至少能对得起他们花的钱,更要对得起他们只有一次的准高三暑假。我一直相信自己的解释力,至少是在这个已经几乎成熟的框架下,我不应该有失败的教学结果。
而现在因为一个班,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
有点疲惫是真的。
害怕其他科也是真的,因为难以同时专心于好多科,这是一直以来的通病。
但又不能急功近利,不能对自己不负责任,也不能对学生不负责任。
那就深呼吸吧。要相信自己呢。哪怕哪儿不够好,大不了重新讲一次,又不是无底洞,一定会好起来的!
——————分隔的小线条———–
我会继续走下去。
走哪里去呢。
如果说就自己一个人的日子,那到底是没有什么方向的。
确实的,我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人,不喜欢谁缠着我,也不喜欢缠着别人。我估计我对伴侣在追求的过程中总会是会我首先对其产生厌倦。
当然了,这是一个暧昧且不敢确定的说法。
偏题了。
刚说呢,我说我是各喜欢孤独的人,但又得说了,我确又不能是个仅一个人刚柔地活着的人。
如若没有牵挂着什么人,对什么人抱有幻想,我便会觉得日子简直索然无味,无味到不如用清水煮了上万年后的白木耳,不如咀嚼少了唾液淀粉酶后的淀粉。无味但缺不饥,大概就是如此。
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超级超级厉害,这样就可以超级超级勇敢,勇敢到只需要用一个超级就能表达出超级超级的意思。
超级厉害的人,大概就算个超人了。
慢慢随着自己的老化(诚然,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觉得好笑,不知道老来如能看到这里是不是也会觉得好笑),对成为世界的超人这事儿的热情逐渐在消失,反正世界也不依赖我拯救。
我愈发想要成为一名小超人,不必拯救世界,而能百分百保护和超级超级优待自己喜欢的人。
如果没有那么厉害,至少我还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能和喜欢的朋友一起去旅游,一起在灯火的城市里讨论前一天的碌碌和清闲,下一天的有趣和无聊,不必担心受怕,不必怀揣盘算。
当我觉得我走不下去的时候,想想这些。我会继续走下去吧。
走哪里去呢。
呐。走去清风里,把清风洗干净,晾晒在深海里。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