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给脸脸写信是在高考查分当天的十二点五十四分。

写在前面:放心吧,这不是一封遗书。

哈喽脸脸。(猜测脸脸此刻的内心活动:哈喽球球。)
早。(我猜想你看到它的时候应该是早晨。)
这封信的名字很长吧。它叫《第一次给脸脸写信是在高考查分当天的十二点五十四分》(猜测脸脸此刻的内心活动:球球你这个神经病。)
现在是十二点五十四分。(猜测脸脸此刻内心毫无波澜。)
我猜想脸脸应该躺着进入了梦乡了。(猜测脸脸在想那时候睡着了没有。)

这第一次给脸脸写信,居然这么紧张。要承认是因为因为今天要查分了。由于肾上腺素的不断分泌,我的浑身每一个细胞仿佛都拼了老命在呼吸。(猜不出来脸脸此时要想啥。)
我想了好久要给脸脸写信来着,我们好像朝夕相处了好几个月了,虽然不是你牵着我的手,我吻着你的头发的那种,但是可以说是一种很亲切的陪伴吧。(猜测脸脸的小脸一红。
说实话我觉得很幸运,高考前那几天,我一度以为我以后再不会和女孩子成为亲密的好朋友了,我想我应该会把许多东西都很自然地放下,扮演一个很乖僻的角色,保持和所有女孩子的距离。
不过显然这个距离保持的比我料想的要更近一些。(我老脸一红- -)

先不谈我的事儿。老和脸脸说我招生呀,我复读呀,我查分呀…都是在说关于我的。(猜测脸脸应该深有体会。)
我想说会儿关于你的。(你别怕!)
其实我对脸脸的了解真的还是太少。这种环境导致了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客观条件去更加了解你。我不喜欢把人用几个词来简单定性,所以我也不乐意这样对你定性。不过至少有一点毋庸置疑的,我可以带着微笑(虽然我丑)说出来的,脸脸真的很关心我。

我这性格是慢慢被惯出来的,脸脸你有大功劳哈哈哈。

我哪能那么矫情呢,一有事儿就找脸脸倒苦水。我有时候觉得我就像一只小玩具犬,然后脸脸喜欢抱着我顺我的毛发——就躺在那种超级超级大超级超级软的沙发上。

哇这真是一个变态的想法。对吧脸脸。

 

脸脸优秀的很。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

因为是写信,一些不敢说的话,偷偷就说啦,脸脸看完以后不许生气。

我的确担心给脸脸带去学习上的负面影响。就以往的经验来讲,无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身边的人都有许多因为我变换了生活的态度,所以这点上来说我还真是充满影响力的一个人呢,可惜他们的变化,我也说不准我究竟是害了他们呢,还是帮了他们呢。不过就成绩而言,好像离开我会发展得更好些呢?

我近来时常感到不安,尤其是看到脸脸成绩上的下滑,我想如果因为我使脸脸的学习退步了,因为我的不懂事、自以为是、性格缺陷,使脸脸从一个优秀的好孩子开始被“感染”得差劲了——我真的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还有许多想说的呢,只是暂时不知道怎么开口。我觉得把它们暂时搁一搁。

啊对了。脸脸辛苦了!你真的很努力了。

加油。干巴爹。Fighting! Ole!

Udachi,faceface~(俄罗斯文:加油,脸脸)

脸脸早呀。看完信赶紧去忙你的吧~估计你该去上学了。(诶对,脸脸也可能是放学才看到的~)

 

晚安。

现在是查分当天凌晨一点二十九分。

2017.06.23

球球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